Sherrinford.H

辣鸡画手的自我修养⭐

#港诞2017#九龙复古

#港诞2017#九龙复古
是一个很粗糙的生贺x
附赠一颗小小的糖!

        王嘉龙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午后,他回眸匆匆一瞥,王耀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渐渐走远的他和柯克兰。风卷着黄沙滚过,有鲜血与铁锈的战火气息,马嘶低沉喑哑。那天的谈判,王耀垂着眼帘面对对方的趾高气扬,双手早在桌面下紧紧死死握成拳,掐出红白相间的痕迹。条约和附约,对方一项一项慢慢提出,每一条都仿佛在他脊背上划出一道比一道重的刀痕。最后,他抬起冷汗淋漓的头,恍惚听到最后一个条件:
        “割让香/港/岛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,绝对不行!!”理智的防线崩溃,他失控地怒吼,努力不让泪水流下。“到底接不接受!你可是战败者。”对方一拍桌子,怒气冲冲地站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王耀重又低下头,是啊,他失败了。他还要保护四万万的子民。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签下字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连我的弟弟,你们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时嘉龙还小,他们让他脱下袖子长长的袍子,换上西装。他不明白为什么要让他穿这么奇怪的衣服,更不明白为什么他要离开哥哥远行。早晨醒来再也没有人为他端上热腾腾的晶莹的包子,跌倒时再也没有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他的脸颊。他们只关心钱和权力,上司把孩子当做奴役差使。他必须在蒸汽机的轰鸣、陌生的西洋建筑、狭窄的街区、迷茫的人们之间奔跑,竭尽全力地奔跑,赤脚踩上煤灰一样的黑暗。嘉龙慢慢长大。十五上下的翩翩少年,能西装革履在市政大厅即兴演说,也能单枪匹马在帮派火拼之中斡旋谈判。少年反戴着鸭舌帽,手提棒球棍,在混杂了五颜六色的黑暗中行走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时代有颜色,那么这里就是日暮时分带有几分疯狂浪漫的幻想的昏黄和血红。既有东方的神秘,又夹杂着西方文化的这片土地,就是他的战场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柯克兰先生对他不赖。礼貌周全,但冷冰冰的。他知道这替代不了儿时的感情。在这里生存,一切都得靠自己。他认为自己生存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这片土地,他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土地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他的心中还留着一份念想,可念不可说。
        香/港/岛,九/龙,新/界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多年后,当嘉龙回忆起这一切,脚板还有扎着玻璃碴似的隐隐作痛。他的成就,他的土地上万千如繁星的华灯完全是他自己一人的努力换来的,这些年他谁也不信。所以当他再次看到王耀——那张魂牵梦萦的脸时,心情复杂,几乎要滴下泪来。那天,五星红旗和紫荆旗并肩缓缓升起,王耀轻轻笑着搭上他的肩:
        “嘉龙啊,长高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泪水再也没忍住。我大概是喝多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此时的耀完全是一个胜利者。虽然百年前嘉龙见过的辉煌已经成了史册泛黄的书页,但今日的巨龙翱翔苍穹,从泥泞中涅槃重生,完全不输当年矫健英姿。
        “从今以后我们并肩前行。”
      

#嘉龙突然发现耀进步得很快。习惯“第一”的他突然发现,什么什么指标被上/海超过了,什么什么指标又被北/京超过了。刚开始明明自己还能教他的……所以,孩子傲娇地改口叫“老师”。
        nini大吃一惊。“反了你个小兔崽子?!明天早上不许吃包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老师,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大哥,我回来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8)